Yahoo奇摩 網頁搜尋

  1. 其實您所言的是一般人的觀點,也是我們這些家長心中的痛,我有兩個特殊症狀的孩子,至少我覺得他們不是社會上的累贅,相反的他們能夠激發出人性的光明面,他們也為醫學及特殊教育提出貢獻,因為有他們的存在醫界才會去研究發展新的治療方式,也使特殊教育能不斷用各種教育...